信息发跨境支付成投资者判断中国经济最实际指标

2020-06-03

您现在的位置: 跨境支付成投资者判断中国经济最实际指标 物联中国

日期: 10:14:40来源:物联中国 点击:501次 核心提示:按照经济总量来说,中国已经成为一个超级大国,根据估算,2017年中国的GDP名义增长将达到9% ,按照市场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预测换算,今年 按照经济总量来说,中国已经成为一个超级大国,根据估算,2017年中国的GDP名义增长将达到9% ,按照市场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预测换算,今年中国的经济总量将达到11.6万美元,中国加入WTO,正式成为国际贸易系统的一员只有15年,其发展的成就的确是无可置疑的。 经济发展至这一个阶段,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中等收入陷阱带来的问题,简单来说,就是全要素生产力的问题。学术界以及国际机构对中国生产力的评估已经花了不少工夫,笔者在这里无须班门弄斧。观察过去几年各项经济指标,生产力下降是显而易见的。近几年来,总体投资存量越来越高,劳动人口数量并没有大幅减少,GDP的增长率却从过往的两位数下降至2016年的6.7%。在这段期间,生产要素的投入总量并没有减少(特别体现于金融资本),但得来的经济增长率却越来越低。

宏观及微观指标也反映生产力的下降。2016年,全国新增信贷达到12.8% ,但GDP的名义增长率只有8%。也就是说,每一元的新增信贷投入,换来的只有两毛钱。而于10年前,每新增一元的信贷,可以换来一元的新增GDP。这也反映于不断下降的金融投资的回报率,无论是企业盈利,甚至是理财产品的投资回报率,也出现下降的趋势。事实上,大部分企业管理层都可以告诉你,近两三年的经营环境大不如前,生意越来越难做,实体投资的回报率越来越低。新增需求速度放慢,供应放产能过剩,反映国内市场已经出现饱和。

要解决以上的问题,需要从供应方及需求方同时入手。供给则结构性改革正是针对前者,希望提高全要素生产力,包括吸引海外更先进的技术及提高创新能力。至于需求放饱和的问题,必须通过拓展海外市场来解决。中国政府决策层提出的全球化战略,就是解决上述问题的良方。

国家经济全球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然阶段,不仅仅反映于贸易额的增长,更加体现于对外投资的增加。IMF在一份2000年发表的报告,对经济全球化作了以下的定义:

经济全球化是一个历史过程,是人类创新及科技进步的结果。他是指各国经济体加强整合,特别是通过贸易及金融流动。(更广义的)这个定义也可以包括劳动者及知识的跨日均交通量可能达到205万辆境流动。

下一步是提高投资全球化程度

中国在贸易上的国际参与程度已经毋庸置疑,通过利用外资,学习国外的技术,已经成为新兴经济中的强中之强。但中国经济的整体国际化程度,仍然落后于很多其他的经济体。

根据瑞士一个智库组织ETH所编制的经济KOF全球化指数,在160个国家当中,2016年中国的排名是126。很多所谓的国际排名研究,编制方法例如权重,变量等等,通常是带有很高的主观性,从经济学角度,这些排名研究一般谈不上严谨的科学。但是这个全球化指数,有经过计量经济学的实证分析,刊登于国际学术期刊(尽管不选顶级),也算是通过了一定程度的学术考验。无论如何,可以作为海外机构如何评估中国经济国际化程度的一个参考。

事实上,要进一步提高中国的经济全球化程度,目前需要进一步提高外资持有中国资产的程度,以及提高其他国家接受中国投资的认受性。关于第一点,可以体现于外资持有人民币、国内股票、债券甚至房地产的程度(把中国股票和债券纳入全球指数是一个总要指标)。至于第二点,就是其他国家和外国企业愿意接受中国企业投资伙伴,而不担心中国的改革开放倒退、项目告吹等等。

说白了,中国经济的全球化程度还是在美国之后。不管这是不是二次世界大战为其带来的运气,以及所谓的霸权主义带来的结果,美国作为经济大国的身份,是无可置疑的。这表现在大家仍然相信持有的美元、美股、美债是国际流通的资产,大部分国家也愿意接受美国企业投资以及商业合作。倘若有一天,大部份国际的投资基金,都愿意持有人民币资产,参与中国境内的债券市场,便意味着中国经济的国际地位进入了一个新台阶。

兑换能力是稳汇率的关键

提高中国经济的全球化程度,是稳定人民币汇率的关键。汇率稳定的基础,在于国际机构投资者以人民币资产为他的基石投资,当中带有避险资产的动机。美元成为国际上的基础货币,也没有为自己编制一个一篮子汇率制度。美元的地位是建基于投资者相信其保值能力,以及海量的流动性支持的兑换能力。当然,美元汇率有升有跌,这是经济周期、利率水平变化,以及国际资产配置的结果。如果人民币的汇率,也跟随这些经济规律而变化,人民币便成为真正的国际基础货币。

要稳汇价,必须提高海外投资者持有和交易人民币的信心。跨境资金流动是否畅顺,是企业和投资者面对的实实在在的考虑,也就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关键。支付风险过高,甚至会影响其他国家与中国企业在境外的合作,影响中国经济的全球化程度。

笔者过去几个星期,到访了好几个国家的路演,跟上百个客户见面,包括国际企业、金融机构、投资基金,以及主权机构。当中甚至包括很多有能力参与境内金融市场的机构和考虑是否在中国拓展生产线的企业。能不能把钱汇入、汇出,成为最主要的讨论话题。由于担心投资中国只是一条单程路,能进不能出,他们的态度非常审慎。另外,外国的一些企业及金融机构,也非常担心其中国合作伙伴的支付风险。尽管官方一再强调支持正常的跨境业务,他们更关心实际操作的情况。相比于国内的结构性问题,如高企业杠杆、产能过剩等,跨境支付是他们目前判断中国经济健康程度最实际的指标。

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时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经济克服了设备材料和技术人员等多方面的困难政策倾向于保护主义,正为中国提高其经济国际化水平提供了有利的窗口。正当美国的政策倾向于收紧跨境要素流动(如人流、贸易流),中国有机会成为经济全球化的领头羊,宏观上推出 一带一路 等大政策,微观上理顺资金跨境流动等小问题,可以起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任何政策都是由有两个方面组成的,只要弄清楚中间的利害关系,坚定不移地推动开放,提高政策透明度,改善其他国家及国际投资者对投资中国的信心,才能做到真正的经济全球化。

杭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关节炎擦活络油
河北治疗白癫风医院
阳江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